名人名家网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输入验证码,即可复制
微信扫码关注,即可获得验证码
只需要3秒时间
查看: 848|回复: 0

蓖麻林作者:左文义

[复制链接]

33万

主题

33万

帖子

10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12762
发表于 2021-11-1 07:34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更多精彩活动请关注
那时候,一到夏天,村里的蓖麻林就成了马小军的家。除去吃饭和睡觉,他整天都在蓖麻林待着。
全村称蓖麻为林子的只有马小军一个人。村里有杨树林、榆树林和枣树林,蓖麻高是高,但怎么说也不能和那些树相比呀,怎么能叫林子呢。所以小孩子们都笑马小军犯了常识性的错误。所以,就更不喜欢跟他玩了。他们说,马小军不光腿走不了,脑子也不好使呢。但妈妈却始终赞成他的叫法,只要他往外一爬,妈妈就停下手里的活,笑着问,又去蓖麻林玩呀?他有时答应一声,但大多时候不予回应,仿佛马小军三个字不是他的名字似的。他从心里往外不喜欢自己的名字,马小军这三个字,在人们的眼中就意味着爬爬,意味着满身的灰土,意味着,累赘。
太阳刚迈上地平线,大地就像下了火一样。马小军仰面朝天躺着,眼睛直直地往天上望。此时,原本水面一样平整能覆盖整个大地的天空,反倒成了蓖麻叶的点缀,在层层叠叠的鹅掌形的大叶子间露出奇奇怪怪的形状,像是谁撒得一片零碎的蓝色的纸屑。躺着躺着,他感到后脑勺疼,就用手支撑起身子,侧向右边。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一个粗壮的蓖麻的根茎。偶尔有走动的人影,或急或缓地从蓖麻林边的土路走过,绿色,蓝色或者黑色的衣服在蓖麻的间隙间一闪一闪地闪过去。他们看不到马小军,他们也想不到蓖麻林中还有人。所以,有时候会骂骂咧咧或者絮絮叨叨地说一些心里话。因此,才七岁的马小军要比同龄的小孩子多知道许多的村里的秘密。也就是在这种时候,他听到了人们喊自己爬爬。开始马小军很伤心,使劲捶过自己的腿,也曾经和妈妈哭闹过。后来对这类似的话就不怎么往心里去了。那是在宝华的姐姐上吊死了之后。为了数量可观的彩礼,宝华的父母非逼着姐姐嫁给城里的一个瞎子,举办婚礼的头天晚上,宝华姐姐一根麻绳,把自己吊在了村南的榆树林里。那些天,人们谈论的都是这件事。别看马小军足不出林,但对事情的经过和上吊的方式知道的清清楚楚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他就开始物色合适的蓖麻,思量着哪棵可以拴住绳子,禁得住自己小小的身子。而往往在这时,他才知道蓖麻只是蓖麻,不是树,找不到一个足够结实的枝杈把自己吊在那里。他试过好几次了,每次费了半天劲,累得满头是汗,最终还是以摔下来告终。马小军从来不往左边看。左边远远地是一口塘,塘边还有一口井。村里人吃水都去那里挑。他知道结束生命的办法水是最简单的方法,往塘里一爬,或者往井里一扑就行了。但他从来没到过那里。只要他往那里一爬,妈妈就会神奇地出现,和蔼地说,去水边看看呀,妈妈抱你去。然后,把他抱到起来,放在塘边高处。他想看多久看多久,妈妈从来不催他。有时她竟然靠在树上睡着了。爸爸在外地上班,家里家外所有的活都是妈妈一个人干,太累了。每当这时,马小军心里就觉得像是犯了什么错误似的,爬过去,轻轻扥扥妈妈的衣袖。妈妈突然惊醒,看看周围,又看看他,擦一把口边的流涎,说,看够了吧,回去喽。就算妈妈下地干活他也到不了水边。妈妈和全村人有过嘱托,只要看到马小军往塘边去,要把他往回抱。每抱一回,妈妈就会给人家送去十个鸡蛋。不要不行。妈妈那么瘦,正需要吃鸡蛋,但她从来没吃过一个。家里的鸡蛋都是他吃。所以马小军也就放弃了用水结束自己生命的打算。索性,对那塘和井连看都不看了。
马小军决定藏在水泥管子中,是受一种游戏的启发。先挖个浅坑,坑边横埋一小节蓖麻叶的梗,再在上面覆个蓖麻叶,叶子周遭用细土压实,此时提着那个蓖麻叶的梗一上一下地提拉,此时若是把小草棍儿之类细小的东西,插在坑边的那个空心的蓖麻梗中,就会有神奇的事情出现,随着提拉,那小草棍就会一点一点被吸到坑里去,消失不见了。马小军想让自己消失不见,而村里确实也有这样的管子,村西路下的水泥管道,下雨时走水,而绝大多时候是干的。他相信,往那里一藏,就是神仙也未必想得到。
一早,马小军照例先爬到蓖麻林。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。人的脚步声消失了,牛马的叫声也消失了,吃饱喝足的猪也心满意足地睡了。谁家的鸡早早地下了蛋,咯咯哒哒地叫上一通。看看没人理它,也就算了。马小军从南面出了蓖麻林,沿着墙边向那水泥管子爬去。管子很高大,他完全可以站起来。但他用不着那么大的空间。他躺在管子里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他心里一阵兴奋,为自己这么好的想法而兴奋,为自己把这么好的想法付诸了实施而兴奋。他决定了,不管妈妈是喊还是哭,他都不答应。为怕自己不够坚定,他昨天晚上就准备了两个棉花团,他要用棉花团把耳朵堵起来,这样外面就是天翻地覆也就无所谓了。
马小军心情非常惬意,美美地睡了一觉。他被杂沓的脚步声和驴子的叫声给吵醒了。接着,远远近近传来唿达唿达拉风箱的声音。马小军知道,此时家家户户的屋顶都飘起了袅袅的炊烟。
关键的时刻到了,马小军有些紧张。他索性把棉花团提前塞进耳朵眼儿,省得一会妈妈的喊叫声扰乱自己的决心。
小军,儿子,回家吃饭了。是妈妈的声音,怎么这么近呢?马小军抬头一看,妈妈就在水泥管子口蹲着,笑眯眯地看着他呢。马小军有些愠怒,有些失落,但他却笑了。当然,他的笑容带着羞愧和不安。
他乖乖地爬了出来。妈妈抱起他,回家了……




上一篇:情泽草木作者:蓝静
下一篇:夜行人作者:薛培政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更多

热门版块

更多

图文热点

二维码
二维码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